目录

第1章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

夜之间长大

而另辈子都用长大徐胜男经历那天之前也以为己会永远需要长大幸运儿

天授3年正月初三

雪后乍晴天高日远长风凛冽若你此刻化身飞鸟穿透暖阳与云层俯瞰长安三十八街、七十二坊

正应句: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徐宅独女徐胜男叠墨迹未干素笺裙摆小跑穿过游廊奔过西厢房门前直跑到西耳房门口

站定喘吁吁兴冲冲叫道:“!”

管里面无回答便把推开房门走进西耳房竟没案几旁边

往天这时候案几旁看公文抬眼笑问:“怎么?我闺女又什么前无古、后无新发现啊?”

意识回身掩住门心中升腾起股前所未强烈恐惧感

觉放慢步子眼睛案几背后屏风那后面影影绰绰微微晃荡双男子皂靴

紧张揉眼待看清楚屁股瘫坐

颤巍巍抬起想要狠狠抽嘴巴却提起力气

定睛再看慌忙连滚带爬站起冲过去绕过屏风知哪力气把抱住双腿想要将身体高高举起从梁套绳内挣脱出谁知身体差点直接摔

连忙用身体做垫稳稳放倒

颤抖伸到鼻边像被烫又连忙缩回

大痛大悲之初就像被利刃切肉首先会感到疼会陷入肯相信、愿接受麻木感

整个重又瘫坐整个如同早起被梦魇住思绪混沌肢体受大脑控制

好久好久似乎才反应过

那个纵拘束那个‘祖母说女孩子就应该学针线’时嘻嘻哈哈‘胜男探案子天赋就让学噻!’就这么没

徐胜男捂住嘴巴狠狠咬住终于爆发出极度压抑哭声

敢哭出声敢彻底崩溃因为理智回心中清楚:太蹊跷

三日前才给本皱巴巴《仵作洗冤实录》嘱咐好好看特地约今日考教

约好事情和女儿约好事情!怎会反悔?

记得小时候答应衙买个搪瓷娃娃给谁知那天公务繁重待出大理寺东、西市早已关门宿衙门宿直等到第二日午后集市开张才买瓷娃娃回

那天脚骂脑筋却回说‘答应闺女宁愿回家敢爽约

眼泪顺徐胜男脸往攥住袖子胡乱把眼泪鼻涕嘴唇好好扶到塌

这时才几分后怕倘若谋害

可能仍房内

从靴内侧囊中抄起匕首心如擂鼓屏息环顾整个西耳房查验柜子与塌这才舒口气

方才大意如今细细验看全屋才确信室内并无第三

地方个小杌子倒厚绒毡毯

门窗从内紧闭;

绝无任何机关;

窗台、杌子、屋外地面、花圃既没脚印也没其他指痕;

书房据所知并无任何密室或者密道

绳索没滑轮;

屋顶、房梁也没穿过绳索孔洞和压痕;

甚至绳结也女二发明

整个房间形成座毫无破绽密室

己关门窗套好绳索杌子缢身亡

相信!

压抑心脏钝痛提起口气

翻出褥子枚镂雕铜制钥匙转身到鸡翅木雕花书橱边从最底中取出个木盒红漆木已磨损铜脚包边也被摩挲铮明瓦亮

打开盒子取出个牛皮卷展平枚牛毛般银针捻指尖

竟要将传授身本事

徐胜男尽量将己抽离出女儿身份个大理寺正眼光客观尸身

眼前中年文士微合双目面色如常紧闭如同熟睡狰狞可怖徐胜男伸衣领微微拉眼便看到绳子勒出条惨白痕迹

都指向个事实

绝对可能

因为清楚记得三日前给那本书《仵作洗冤实录》中提到真正脖颈勒痕紫红状极惨睁目、张口舌出甚至时会大小便失禁或者

而被勒杀者除述惨状还必指抓挠颈部挣扎痕迹

这些情状都没

颈项勒痕呈白色后血液通所致

很显然后才被吊起那他真正什么呢?

排除取出银针分别刺入咽喉和胃部

点燃根蜡烛将醋倒碟内蜡烛银针热糟醋点点熏烘层黑气将银针慢慢吞噬直至全部变黑

两枚银针皆变黑

这就证明后才被毒剂服毒身亡

面色如常和书中常见中毒状均符合他中什么毒呢?

机会毒谁呢?

难道说府中之

思及此脑袋顿时嗡嗡作响气血愤怒立时就想把府里毒杀他揪出撕碎

强忍气血翻涌大步抢到案几前青碧色瓷盘杯琉璃盏旁边同样材质把壶为庆贺生辰特地制仅此

杯内毛尖大部分沉杯底两三根悬浮琉璃盏触微温壶则温度更高些分别又试竟然都没

而据所知喜甜屋内也无果子点心之类也没日常服药习惯

究竟谁?用什么方法毒你呢?徐胜男望就这样平静仰卧仿佛睡似乎还带丝笑意

突然心中豁然捏开就见口中还残留些奇异紫色碎屑舌底也斑斑淡紫色痕迹牙齿些许白色碎末

皮套内取出镊子将碎屑分类放两张棉纸细瞧:这白色碎末

这紫色碎屑又什么呢

恐怕便毒药

切联系起共同构成条完整线:他早就知道必遭毒便提前口中藏毒蜡丸与凶见面等凶便己咬破毒丸待他才将他吊伪装成

这毒药说定就提前配好能力定能配出最快痛苦最少

生最后时刻受太多罪身为女儿庆幸

然而背后究竟多么残酷强大力量才会让如此笃定:哪怕立刻毒发身亡也比被活捉更幸运呢?

个疑问明明他已经中毒这名杀为何多此伪装成尽呢?

徐胜男大胆推测:倘若家发现中毒身亡必定会请官府彻查朝廷命官遭毒杀此事定会闹大

而杀则希望徐家己把此事压

本朝官员畏罪缢和圣恩赐任何胆敢随便

倘若徐家发现徐定会揣测徐畏罪想必敢声张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对外宣称徐病故

这就正中怀

这样也就白永远为他伸张正义

徐胜男绝对会容许这样事情发生

从这刻起要将抛开要找出真正复仇

徐老曾经说过:越花哨案子越好破就像个聒噪从他连篇废话中找到疑点很容易

然而间毫无破绽密室里彷如个缄默无语微笑你对面让你毛骨悚然却知从何处

物证没证未知只能从动机开始

和善温吞争执宽厚既没兄弟争家产也没恶仆怀恨孝敬老母包容妻子敢惹风流债遭至情夫妒杀或妻子情杀

动机多半出供职大理寺

可能同事被抓住把柄

或者涉案凶徒复仇

也可能担心财产受到查抄威胁提前灭口

亦或偶尔窥探天机被难以撼动势力胁迫

总之要解开谜团必须去大理寺

也就瞬间做出个改变决定

书评(0)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追书不用愁,免费领取红薯银币!

【安装APP】 戳这里下载客户端,在客户端内搜索:“113127”即可阅读,每日签到领银币,好书免费读!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红薯中文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113127”,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红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