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下药,安潇潇阴差阳错睡了F市权势滔天的集团boss,丢下一张欠条,逃之夭夭。
“女人,和我结婚,你睡了我的事情一笔勾销。”
安潇潇被逼无奈,只得被冠上“君夫人”的头衔,谁知却惹上了一头食之入髓的狼。
某天,安潇潇巧笑颜兮看着箭在弦上,准备运动的君墨寒,“那个,我怀孕了。”
君墨寒脸色阴沉,额头青筋暴起,太阳穴突突的跳起,翻身下床,直奔医院。
“我要结扎,都给我滚出来。”

目录

打赏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