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宓怀孕了。
为了有人能继承她的家产,决定生下孩子。
她找上那夜让她怀孕的男公关。
“为了让宝宝在一个温馨的家庭里长大,我打算跟你假结婚,只要你答应,并且辞掉你男公关的工作,每个月我可以给你五千块工资。”
富可敌国的裴时砚:男公关?
不过,他刚好想有个继承人继承裴家,忽视她对自己职业的误解,同意了假结婚。
后来,姜宓不小心发现了裴时砚的身份,意识到裴时砚目的不纯。
她当即说道:“裴时砚,我身体出了问题,孩子生不了了,明天去把婚离了。”
裴时砚看着活蹦乱跳的姜宓:“孩子给你,我的财产给你,顺便打包一个我给你,这个婚还要离吗?”
姜宓:给这么多吗!
这样的话——
“那肯定是医生误诊了,我的身体绝对没问题。”

目录

打赏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