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婚三年,叶明厉未动她一下,那日醉酒,她才知道她是个替身。

她说:“世子,和离吧。”

他说:“你别后悔。”

他以为她离开定会后悔,谁知她在投壶,在藏钩,在射覆,在斗鸡,在打马球,在斗蛐蛐,就是没在闺房以泪洗面。

终于,在她带兵打仗后,他奔赴战场,将她堵在帐篷里:“上官歆,别替父出征,我养你。”

烛火下,女子笑的张扬:“世子放心,待我马踏大漠那日,定留公主一具全尸。”

男人恼羞成怒,刀光剑影下,一道剑风劈开男人,宋珏笑的如沐春风:“世子自重,啊歆是我妻。”

目录

打赏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