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末世苟活了十数年的柳晴,不相信任何人,治好宋四郎也不过是生存需要。
起初,宋四郎柔弱不能自理,待她如凛冬里的寒风一般冷酷无情,柳晴也将他当做同居伙伴,并不亲近。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宋四郎待她的态度渐渐不一样了,她出门他要问,她采药他要跟,就连上个茅房他都在掐时辰。
柳晴终于受不了了:“宋明彰,我要同你和离!”
宋明彰:“晚了,我只恨不能将你变小,揣在兜里不给任何人瞧。”
柳晴:“你有病吧?”
宋明彰:“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
他确实得了一种病,不能没有她的病。

目录

打赏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