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南栖女扮男装入朝为官,大仇将报,曾经受她欺辱的质子却突然不怂了,并对她穷追猛打,处处阻挠。
什么祸水东引、借刀杀人、血口喷人、买凶投毒的来了一通还没将人害死,顾南栖只好改变了策略。
酒意朦胧,她挑起他的下颚,眉间炽艳:“我已经看腻了窗外的鸟,能不能,看看你的?”
芙蓉帐内,灯火明灭之间,男人青丝半湿,满身薄汗。
穿戴整齐的顾南栖睨他一眼,“听闻殿下家风严谨,素来持重,可事已至此,我会负责。”
一杯倒,什么都不记得的邻国储君:负责?大家都是男人,侮辱谁呢?
起初,他嫌弃她身为男儿却娘们兮兮,一个大男人哭的梨花带雨,活像一个宦官。
后来,他亲手折断了自己一身傲骨,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
所谓天下,不是就你么?

目录

打赏

老荼香囊×1>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