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被休了,就能胡天海地的浪了。
  谁知风流韵事尚在萌芽,那鸡毛王爷就来找茬了。
  起初:
  “苏樱,你偷了本王的亵裤?!”
  苏樱,“是你昨夜瞎掀瓦,上错床,误入美人房……亵裤么?卖了补房梁了!”
  接着:
  “苏樱,为什么本王的房里会有你身上的气息,床上更甚?”
  苏樱:“……”这是我的房子,您老的失忆究竟什么时候好?
  最后:
  “苏樱,虽然你猥琐、狗腿,作天作地……但看在儿子面上,本王决定与你重修旧好。”
  苏樱屁股一抬,“滚犊子!”
  “可惜了本王的万贯家财……”
  “死相,奴家方才与你说笑呢!”
  吃瓜群众:……  

目录

打赏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