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劈腿发小,关键这个发小还是个男人!
论悲催,真的没谁比洛白缨更惨了,大醉一场却不想当众出糗,站在马路牙子上抱着人家的大腿。
春宵一夜,洛白缨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竟然一点酸痛的感觉都没有。
洛白缨一拍脑门,悲了个催的,约了个中看不中用的哑炮。
而且这哑炮,竟然还是万千少女想嫁的全民老公沈大少!
“你说谁是哑炮爷?”
“没、没谁啊……”她打着哈哈。
“我到底行不行,试了才知道。”沈蓦眉头一挑,拎着她就进了休息室,一把丢在了床上。
“不是,我开玩笑的……嗳你别动手动脚啊……”
说好的哑炮呢,这跟剧本不一样啊喂!

目录

打赏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