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嫣然作为男人得不到的女神,向来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某天失足睡了被她退婚的大佬……
“薄少是娇花,即可么么哒,又可啪啪啪!”
“不是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大佬步步逼进,楚嫣然慌了,“瞎说,谁诽谤我?我这还怀着孕呢……先把刀放下好吗?”
费力拖着箱子的萌宝:妈咪,咋这墙还翻吗?

目录

打赏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