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大婚是进婚房,她和墨靖尧穿着婚服进的是棺材。
空间太小,贴的太近,从此墨少习惯了怀里多只小宠物。
宠物宠物,不宠那就是暴殄天物。
于是,墨少决心把这个真理发挥到极致。
她上房,他帮她揭瓦。
她说爹不疼妈不爱,他大手一挥,那就换个新爹妈。
她说哥哥姐姐欺负她,他直接踩在脚下,我老婆是你们祖宗。
小祖宗天天往外跑,墨少满身飘酸:“我家小妻子肤白貌美,天生尤物,给我盯紧了。”
“少爷,你眼瞎吗,明明就是一飞机场……”
“你懂什么,等入了洞房,本少早晚让她凸凹有致。”
众吃瓜跟班:“少奶奶一直都是只能看不能吃吗?”
“滚……”

目录

打赏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