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明知道两人之间只是交易关系,却不可遏制对这男人产生了感情。
当男人未婚妻出事,血型特殊,而她,刚巧也是特殊的那个人时
她捂着肚子,轻声道:“我怀孕了,如果做手术,这孩子就没了。”
“姜澜,你考虑好了吗?”男人一点也不在乎孩子,无情冷酷,“要么今天你做这个手术,要么明天去监狱看你弟弟。”
“好,我做。”
一场手术换取永久自由,她笑的开心,在众多男人中穿梭。
只是
“我后悔了。”男人扯开领带,一步步朝她逼近,“你还是乖乖呆在我的金丝笼里。”

目录

打赏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