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想想长得娇艳妩媚,四年前被渣爹当成礼物送给亚太集体总裁傅燕生,四年后她带娃归来!
身价千亿,令人闻风丧胆的傅燕生看着比妖精还勾人的云想想,不屑一顾:“摆设的花瓶,好看不中用。”
云想想心肝乱颤,偷偷勾住他的衣角,“请你用心一点,再试一遍。”·
傅燕生这一试,食髓知味,试图独占老婆的儿子,成了他的眼中钉。
某天,他提前回家,听到儿子跟老婆打小报告:“爸爸太渣了,晚上不让我和你睡,好想把他扔乱葬岗。“
云想想:“没事没事,再撑一段时间,等妈妈拿到赡养费就跑路。”
傅燕生:“……”

目录

打赏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