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道魏氏副总魏承东权势滔天手握魏氏命脉,魏老爷子百年之后公司必然会交到他手上。
可谁知魏老爷子一朝心梗离世,遗嘱里写着的却是将公司交到第二任妻子给他生的小儿子手上,而那个小儿子才16岁尚未成年。
所有人都以为魏承东会夺权上位或者自立门户,可风波过后魏承东还是一如既往地做着所谓的魏氏副总,为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做牛做马。
所有人都不解,魏承东为什么会这样心甘情愿。
当事人魏承东勾唇冷笑:为什么?还能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他继母那个养女太勾人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是的,他那个继母有个养女名字唤作温檀,冰肌玉骨,白璧无瑕。
魏承东曾经一直不解,为什么他见温檀第一面就想睡她。
后来他才明白,原来那他妈是一见钟情。

目录

打赏

DMM^o^香囊×1>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