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南沉,不可以!”慕遥期推拒着隐婚老公,道:“我们结婚只是逢场作戏。”
男人松了松领带,欺身而上,“既然你不想逢场作戏,那我不介意假戏真做!”
他是江城炙手可热的商界贵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是落魄千金,寄人篱下,忍辱负重。
可自从嫁给了江城最有权势的男人,慕遥期也算是扬眉吐气,从此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她踹翻心机婊,手撕杀父仇人,顺便帮他赶走了身边的莺莺燕燕。
众人都说:“慕遥期嫁给季南沉之后,飘了!”
季南沉却道:“我宠的!”
慕遥期被全江城的女人羡慕嫉妒恨,可谁又知道,外表禁欲高冷的男人,到了晚上如狼似虎的时候,是如何欺负她的?

目录

打赏

精华评论

我要评论
更多书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